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产品文章 > 斑马网络CEO施雪松:斑马 HMI 系统的实践与应用

斑马网络CEO施雪松:斑马 HMI 系统的实践与应用

关键词:人机交互,云计算,斑马网络

来源:中电网    2017-12-18

今天新能源车有几个非常大的痛点,第一是里程焦虑,第二是充电,这是非常大的问题。我们在制定好真正的互联网汽车充电地图的时候,可以把出行、充电、休闲以及行车过程当中所有的环节,做一个智能规划,这是我们正在做而且未来可以做到的。

日前,2017 TC 汽车互联网大会,斑马网络 CEO 施雪松做了《AI 驱动的 Mobility 所需的全新 HMI 亟待打破 Android 的桎梏——中国领跑全球智能网联汽车 OS》的演讲,将其内容整理如下,并做了不改变原意的调整。

从手机到汽车

2016 年 7 月 6 号,杭州发布了全球第一辆互联网汽车,这辆车是继手机和 PC 之后,最重要的互联网成员,而且是最大的移动装置。这样一辆车跑在公路和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上,也有两个引擎,一个是动力引擎,一个是数据引擎。

我们细心回顾一下,发现十年前恰恰是苹果发布智能手机的时间,它从这一天开始,从来没有停止对汽车行业的冲击。手机在车上其实也得到了广泛应用,但是对我们做汽车的人来讲,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思路。所以过去这么多年,苹果发布手机,仅仅过去 5-6 年就发布了 Carplay,实际上就是在尝试,怎么把手机上的应用带到车上。

Carplay 以及之后的安卓都是尝试把手机搬到汽车上,但这件事情后来被中国人的智慧颠覆了——就是手机支架。不要 Carplay,就把手机直接放到车上。我们称手机太强大了,入侵我们的车,取代原车的 HMI,尤其高端车,它的车载系统,或者车机娱乐系统,成本非常高昂,但是今天抵不过九块九的手机支架。

面对日益复杂,正在换代的汽车坐舱电子系统,怎样让用户得到他们真正需要的,和对他们有帮助的人机交互场景,这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,也是刚才王坚博士谈到,阿里巴巴跟上汽在探索的互联网汽车创新。

面对日益复杂的交通环境,我们今天的出行,实际上除了目的是开心的,过程并不开心,要去解决出行中的烦恼,就要基于下一代全新坐舱来做基础体验。

还是回到手机革命。从 PC 到手机,体验发生了巨大变化。实际上乔布斯在发布 iPhone 之前,很认真地研究过诺基亚,那个时候我们就是把 PC 上的键盘搬到手机上。他们做了非常精致的键盘,但是这个搬迁非常艰苦,也非常难。所以当乔布斯看到这些的时候,他就想我们能不能用自己的十个手指来操作,所以就发明了多点触摸和滑屏。今天,手机的多点触摸和滑屏,年龄大的老大爷、老大妈都会玩,这是非常了不起的革命。

从 PC 到手机,端的属性发生了变化,所以体验也发生了变化。车跟手机不太一样,跟 PC 更不一样。车是一个高速移动体,要在车上构建一个安全便利的人机交互体验,必须从 OS 下载。所以,从 PC 到这上面,是体验发生了变化,驱动了 OS 的发展。

如果简单地把手机的交互方式搬上车,未必就能够做得很成功。因为手机可以拿在手上,你的视线可以聚焦在屏幕上,可以寻找 APP,可以滑屏点击,但是回到车上这就是巨大的挑战。

今年美国发布的报告里,交通事故比起往年有了回升。很多年都在下降,但是今年回升了,第一原因就是在车内使用手机和类似于手机的应用。所以,如果说 Windows 是为 PC 而生的,iOS 是为手机而生的,今天我们就是要为车的特性和环境做一套 OS 出来,这便是我们的初衷。

车的人机交互

车是跑在公路上的,道路是它的第一基础设施,所以我们要把地图、出行场景作为车上最重要的一个焦点。

还有一个更重要的,在不同的场景和出行条件下,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,需求和注意力也在发生变化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是否能够提供连贯性的体验和个性化的服务?让服务去找驾驶者,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出发点。所以,重新构建这套 OS 的时候,我们要本着构建一个人机交互体验去做。

回过头来看,手机时代安卓的架构基本是面向端的。安卓架构里面,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提供 APP 容器,所有 APP 在它的环境里面发布,用户可以为了某些服务下载 APP,用 APP 去解决应用,这也是跟 PC 最大的不同,PC 提供的是文件目的,手机提供的全是 APP 指标。

在安卓这样一个 OS 或者 iOS 支撑下,背后是大量的 SP 和 CP,它们都是以 APP 形态展现在手机上面,所以用户使用非常简单,要找什么服务都在 APP 当中,但是在车上要打开若干 APP 就太危险了。

今天我们阿里 OS 采用了云端一体技术来做支撑,这就是刚才王坚博士所讲的,构建 OS 的时候,必须考虑到大环境,大环境里的诸多要素都要融合进去。所以我们的 OS 是云端一体架构,里面用的是 H5,同时把很多核心的跟现在大环境相关的互联网最基础的东西放进去。比如支付,我们这套 OS 里面,已经把阿里的淘宝帐户系统放进去,当然,有需要的话,我们以后也可以把其它互联网体系放在里面,比如搜索。

基于这些支撑,我们把车里面常用的应用以引擎的方式放进去,比如地图、语音。车上语音交互是非常重要的手段,它可以解放你的双手,但是这个语音绝对不是本地语音,也不是简单连接云引擎就可以,我们将一个由强大 AI 引擎制成的云端引擎放在里面。

这中间还有很多针对车的问题,比如维修保养,我们对无人驾驶都留了标准接口,而且这些接口都不是面对端,全部是云端一体,把用户个人的互联网帐户体系跟车打通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这背后最核心的就是刚才王坚博士讲的云计算里面的很多概念。端上的计算能力和容量都是有限的,车对于端上的存储和资源要求是无限放大的,要让车在有限的生命周期经历更多的迭代和升级,就要最大限度降低端上对于资源和数据存储的需求,把数据、资源更多放到云端,这样就可以充分利用云计算。

语音交互

如果能够重复用云端技术跨端去做的话,语音交互体验可以在车上做得不一样,这个在斑马 2.0 端口里面可以看到,其中最核心的就是阿里 OS 理念。

我们把计算资源、数据在车端和云端做合理动态分配,这是最核心的,是面向端的安卓操作系统,iOS 今天做不到。在这种技术支撑下面,我们能够得到的体验就发生了很大变化,也就是说,在云端和平台,通过云计算和融合,就把各种服务和内容做了调整,而真正展现的时候,可能就是一个卡片,或者冒一个小小的泡泡,但是这个小卡片背后已经在平台把若干个不同的 APP 做了数据共享和连接,用户可能只需要一次点击,或者一个语音就可以完成,这是巨大的变化。

这就是刚才讲的场景、渠道、服务找人,也是我们在一年前、两年前就提出来的非常重要的概念,叫场景驱动。这是我们最先提出来的,今天我们也通过一个云端一体的 OS 实现。

在这种设计理念驱动下,如果一个场景设定为看电影,我们用手机买电影票,这是手机上的应用,跟车没有关系,但是电影院的信息、看电影的时间已经被同步到用户的互联网汽车帐户系统中。当你上车的时候,它会根据上车时刻判定,现在是去电影院还是去电影院之前,你可能需要安排一次晚餐,之后可能需要去电影院把停车安排好。同时,它还可以把这部电影的相关信息,比如主题音乐或者电影花絮等提供给你。你可以订购,也可以忽略,这就展现了一个点端应用,实际上这后面是渠道。

新能源车场景规划

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为新能源车做的场景规划。今天新能源车有几个非常大的痛点,第一是里程焦虑,第二是充电,这是非常大的问题。我们在制定好真正的互联网汽车充电地图的时候,可以把出行、充电、休闲以及行车过程当中所有的环节,做一个智能规划,这是我们正在做而且未来可以做到的。在这后面,其实最基本的就是云端一体的驱动,这是非常重要的例子。

通过连贯的场景和服务找人,这是整个阿里操作系统跟安卓最大的区别。所以,如果说安卓和 iOS 是面向端的运用生态,阿里 OS 做的实际上是面向服务的生态,这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在手机时代,需要你去找应用,去找服务,而今天这个时代,已经是服务来找你,这完全不一样。

安卓系统和阿里 OS 系统明显的区别就是:一个是面向端,一个是云端融合;一个是面向简单的应用,一个是面向出行服务。这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过去这一年里面,阿里 OS 为上汽这辆车,在赋能的目的和初心上应该是取得了成功的。我刚刚看到 11 月份的数据,1-10 月份累计产销量,上汽比去年同期有 70% 的增长。今天,实际上上汽所有新车型几乎是全覆盖互联网,而且在销售数据上,互联网版占了 70%。所以我在想,OS 对互联网公司,OS 对国家发布的智能网联战略,其实都是非常重要的,它不仅仅解决了互联互通的场景问题,而且可以让车变得更安全,国家也更安全。

我来说两句